0702日報.jpg 微信截圖_20190322085647.png 0702商報.jpg 0111首建.jpg U020160203609996595816.jpg xwyxz.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.jpg dxs.png
2019-07-02 15:56:29北京晚報
樓上有違建 樓下搶車位 這個小區有點兒亂
發布時間:2019-07-02 15:56:29 文章來源:北京晚報 網絡編輯:劉照輝

  樓頂違建及被改造的陽臺。

  小區里各種搶車位的物件。

  立水橋南,北苑牌樓向東,不到一站地的距離,就到了北苑六號院。

  打1997年開始,老梁就在這里居住。按他的回憶,小區初建時,周圍還都是荒地,而后高樓紛起。在他心中,這個“園”、那個“園”的,遠不如他住的“院”這般正經。

  可沒想到,20年過去,“不正經”的反倒是自己了。比起人家的“園”,自己的小區樓上有違建,樓下搶車位,設備維保差,老梁也犯起了嘀咕,這個小區,到底怎么了?

  拆了再蓋 違建成小區痼疾

  北苑六號院不大,四棟建于1996年的六層小樓,交錯參差的鐵質窗臺護欄,帶有明顯的時代痕跡。

  圍著小區走上一圈,就會發現這里的一大特色——抬頭仰望,時不時能看到居民搭建的鴿子棚,如一塊塊巨大的積木,“拼插”在窗臺之外,甚至伸出樓體半米有余。

  三號樓樓頂,一處“綠色景觀”更是顯眼,小樹與藤葉交纏形成的涼棚,鋪滿了單元樓頂。如果轉到樓的另一側,則能看到突出樓體搭建的平臺,配上自建樓梯,住戶可以拾階而上,曲徑通幽。

  只不過這一切并非建設者的巧思,而是居民的自我創造。

  “這還是整治后的結果呢,原來小區更亂。”據居民蔡女士介紹,2018年5月,小區剛剛進行過一輪環境改造,工期長達3個月之久,部分違建也得以拆除。然而仍有許多樓體改造未被恢復,不到一年時間,又有新的違建“拔地而起”。

  4號樓東側,原本已被清理的空地,被鐵質護欄圍住,據居民指引,這里便是住戶自行擴建出的新“領地”。而類似此處的底層占地,樓體改造或樓頂占用問題,小區仍有多處:“有的樓頂被人偷偷種了菜,你不爬上去也看不見。”

  如果說小區公用區域被占用已司空見慣,目前居民最為擔心的,還是各種涉及樓體改造的違建。畢竟伸出樓體的平臺、樓頂加蓋的建筑,給樓體增添了許多負擔;“二十多歲”、磚混結構的老樓,還能承受多少次墻體拆建、破壞,也是未知數。

  “如果大家看還是沒人管,估計慢慢地又蓋起來了。”居民蔡女士反映,小區環境整治過后,看到過居委會工作人員現場檢查,但對于違建“只檢查不處理”的做法,不利于違建問題的解決。不能一碗水端平的處理方式,也讓居民頗有怨言:“有的鄰居就問了,憑什么我家拆了,他家就不拆?干脆我家也再蓋起來。”

  又見地鎖 居民上演搶車位

  頭上的問題尚未解決,“腳下”的矛盾,同樣讓北苑六號院居民煩惱——縱使施劃了停車位,搶車位的鬧劇,仍在小區內上演。

  “不到一年的工夫,地鎖、輪胎、路障,全回來了。”看著眼前的地鎖,居民陳樹嘆了口氣。沿著他所在的車位放眼望去,地鎖、輪胎,乃至破舊自行車、座椅,都成了居民圈占車位的工具。而在部分車位處,如今還裝上了私人的充電樁。

  陳樹介紹,由于小區建設早,設計伊始并沒有停車位,小區停車一直處于無人管理的狀態。隨著機動車數量越來越多,私裝地鎖等搶車位的情況,近幾年已經開始出現。施劃車位則是2018年中旬小區整治時進行的工程之一,為了增加停車位的數量,小區還拆掉了自行車棚。

  然而讓居民沒想到的是,車位前腳施劃好,后腳就被人裝上了地鎖。

  “停車位是大家的,既然沒有固定下來,就應該先到先得,你占上算怎么回事?”陳樹坦言,原以為重新施劃車位是小區停車管理走入正規化的契機,但無人管理、協調的事實,讓這一期望成為泡影。車位爭奪日漸白熱化,小區甚至出現了劃車、扎胎等情況,只不過小區內沒有攝像頭,被劃車輛只能自認倒霉。

  事實上,停車位爭搶背后,還隱藏著小區更大的隱憂——由于小區最初由不同產權單位所有,居民被“割裂”成一至三號樓、四號樓兩個團體,產權單位不同、居民來源不同、物業管理不同,最終導致無法達成統一的管理規則。

  “搶車位主要都是四號樓的,我們可管不了。”北京城承物業管理公司負責著小區一至三號樓的物業管理工作,面對停車位的爭端,該物業工作人員表示,只能保證一到三號樓前盡量不出現圈占車位的情況,至于四號樓前不屬于物業管轄范圍,因此無法管理。

  “既然有車位,就該有管理者,現在是車位靠自己搶,車被劃了沒人負責。”陳樹建議,小區可以引入專業的停車管理公司,一方面可以維護停車秩序,也能保證車輛不受損失。只不過這項工作該由誰牽頭,居民能否接受停車收費,仍然是難題:“物業是指望不上了,希望居委會或者街道能出面。”

  “星星點燈” 老小區盼新物業

  小區內部割裂,影響的不僅僅是車位管理,還有小區公共設施的安裝與維護,由于產權、物業分割,北苑六號院至今維持著“一半湊合管,一半沒人管”的窘境。

  “我打1997年住進來,到今天22年了,咱小區連個路燈都沒裝上。”六十多歲的梁榮,眼瞅著小區從周邊地區的“一枝獨秀”,成了“晚上靠星星”的“老破小”。事到如今,自己所住的四號樓連物業都沒了。

  梁榮介紹,自小區入住就由兩家物業管理,一至三號樓由北京城承物業管理公司負責,四號樓則由黃金物業管理。幾年前,黃金物業宣布退出,四號樓陷入了失管狀態。

  梁榮的手機里,存著一份2017年小區居民向屬地街道反映小區問題的文件。該文件中,列舉了小區的幾大問題。如小區樓內未進行過中修、大修;全樓供暖主水管從未大修過(主要指四號樓);院內環境、衛生、綠化無人維護,小區缺乏安全設施、地燈照明;缺乏物業管理,清掃樓道衛生頻率非常低,垃圾清運沒有明確責任人。

  梁榮表示,問題反映至今并沒有得到解決,唯一的改變是,在社區的協調下,四號樓于2017年底曾引入過一家新物業。可干了一年,物業公司再次選擇退出:“今年上半年,我們這兒的垃圾都斷斷續續沒人管了,前幾天堆太多了,街道才清理了一次。哪怕讓前面的物業把我們管起來也行啊。”

  實際上,擁有物業的一至三號樓,情況也好不到哪去。居民蔡女士表示,由于小區物業費很低,物業只負責垃圾清運等工作。乃至于樓道中的感應燈,都要居民額外出錢買電才能點亮:“看看樓道墻上貼滿了小廣告,也能知道物業管不了什么事。”

  有心無力 小區破題需外援

  面對居民的質疑,北京城承物業管理公司的工作人員頗感無奈。物業負責人宋先生表示,由于小區物業費標準非常低,每平方米不到一元錢,維持現有管理水平已屬于賠本運營,而小區存在的違建、停車位等問題,更是難啃的“硬骨頭”

  與此同時,面對四號樓居民拋來的“橄欖枝”,物業亦有心無力。宋先生算了一筆賬,四號樓共有54戶居民,按照目前的收費標準,即便物業費可以收齊,每年收入不超三萬元,“都不夠請一個人的”,更不要說設備維護問題了。

  而在拆違、停車問題的處理中,同一小區內,不同樓的差異化問題,已經積累了許多矛盾:“光靠我們物業解決肯定是不行的,我只能說盡量配合。”

  與此同時,在小區到底需要什么樣的管理水平這一問題上,小區居民內部也尚未達成一致。

  “我們后買房的業主,肯定希望管理水平高一點,哪怕提高一些物業費,但鄰居們不是都像我們這么想。”一位受訪的年輕業主表示,小區物業失管的核心因素,還是歷史原因導致的物業費價格太低,“沒人愿意接手”。然而許多業主已習慣了不交物業費的“老辦法”,“反正小區還沒出大問題,大家就湊合著。”

  “別說老業主、新業主,誰不希望住好點兒?”在梁榮看來,小區業主的割裂并非不能解決,只是小區問題繁雜,需要有關部門出面,組織居民深入探討,形成均能認可的管理規約,并由居委會或街道監督貫徹。

  帶著居民的問題,記者亦致電了北苑六號院所屬新街坊居委會,該居委會工作人員表示,居委會一直努力解決小區居民反映的問題。但具體何時能解決問題,下一步有什么計劃,還需要請示上級部門才能接受采訪。截至發稿前,居委會尚未進行進一步回復。

  (受訪居民為化名)

  本報記者 吳楠 文并攝

相關文檔
精彩圖集

北京日報新聞熱線:65591515 北京晚報新聞熱線:85202188 廣告刊登(聲明公告類):85201100 北京日報網熱線:85202099

京ICP備16035741號 京新網備2010001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02440037號 北京晚報讀者俱樂部服務熱線:52175777

北京日報社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舉報熱線:85201234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京報集團所有,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。

骑士传奇在线客服 yy宝贝大乱斗怎么赚钱 开淘宝店赚钱容易吗 倩女幽魂开幼儿园赚钱吗 信用卡怎么提业绩赚钱 黑鲨系统重装靠什么赚钱 gta5出租车赚钱小费 学会修表赚钱不 地摊卖什么比较赚钱 承包道路两侧停车位可以赚钱吗 打造爆款视频能赚钱吗 赚钱吧 果果转账系统 ps4gta5单人局怎么赚钱 明日之后快速赚钱 苏州哪个地方送外卖赚钱 米赚手机赚钱下载邀请码 雪兰奶亭赚钱吗